記者林昆慶、曾建勳/採訪報導

斜槓青年這個名詞在國外很流行,主要是描述現代青年為了追求職能多元發展不同興趣,不再從事單一專業的工作,而是選擇能夠擁有多重職業和身份的多元生活,現在台灣的「斜槓青年」也越來越多,過去的一招半式闖江湖,一份工作做到底已經過去了。

 

▲想要生活好一些年輕人得靠兼差。     

敲鍵盤、寫程式77年次的陳奕先,白天當工程師寫APP主要服務對象是服飾零售業,做了三年多每個月領55K,即使薪水已經比同齡的高,但仍然無法滿足生活。白天工作8小時,晚上回到家照樣盯著電腦,不過寫的不是程式而是翻譯文章,英翻中看似簡單,但主要都是技術類要翻要有點概念,不過這兼職工作每個月能再多賺5000元。工程師陳奕先:「我覺得程式開發就是心理上的累,可能在做一些工作的時候,一直找不到錯誤的點在哪裡,那時候你心理壓力會非常大。」

▲工程師陳奕先靠兼職翻譯讓薪水多5000元。   

再累、心理壓力再大,為了生活還是得咬牙苦撐,每天工作少說10個小時,儘管週休二日,但正職工作還是得應付突發狀況。陳奕先:「會遇到一些比較嚴重的錯誤,我們必須在很短的時間內排除這個使用情況,讓客戶可以在最短的時間內恢復正常使用。」像陳奕先這樣的年輕人國外叫「斜槓青年」身兼不同職能、發展興趣,在台灣越來越多。

但數據顯示台灣青年失業率在民國80年代大約4.5%到7.3%,90年代攀升到10.4%,金融海嘯時更到14.5%,2017年雖然趨於緩和,但台灣青年失業率仍是國人平均的3倍更位居世界第二高。不只如此勞動部調查2017年15到29歲的青年,平均月薪只有2萬9427元,但衛福部統計全國最低生活費1萬2388元,台北市則高達1萬6157元,代表年輕人得用過半的薪資維持生計,但國家長期居高不下的房價所得比,更讓年輕人安家置產的夢想遙不可及。

▲台灣青年失業率高達全球第二。 

陳奕先:「現在正職的缺好像也沒有這麼多了,因為身邊也滿多朋友都是去做一些派遣的工作或是兼職的工作,所以我覺得跟職場環境應該也有一些影響。」靠兼差、做派遣年輕人所得收入更倒退近20年,若不當斜槓青年就必須過著省吃儉用的低消費生活,還想多賺點就得用兼職兩個小時的「小確幸」來抵抗「厭世感」這種不得不斜槓的生活如今是台灣青年的現實,就業環境若再沒一絲曙光,再忙再累恐怕都是白忙一場。(整理:實習編輯劉佳雯)



引用自: https://www.setn.com/News.aspx?NewsID=360183

    全站熱搜